【巍花】陪伴


*黑袍使沈巍x花妖花无谢

*前文:落花时节又逢君

*其实是自己的经历吧,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00


老祖宗病了,开始几日不过有些风寒,后面便一度陷入了昏沉,花家请了数十位名医也开不出适宜的方子。时间渐渐消磨掉了耐心,平时热闹的府邸对未来已经有了些预料,悄无声息间安静了下来。



可这其中偏偏就有不甘心接受命运的人,比如花无谢。在他的世界里,花家每个人对他的照顾都是细致入微,哪怕他并不是花家亲生的孩子。而老祖宗更是熟悉他的性子,每次嘴上责怪几句,行动上依然下意识地护着孩子。花无谢在她眼里永远是小孩,是她的宝贝孙儿,就算生命快要抵达终点,她还是想再睁开眼睛看一看家人,...

【井然x韩沉】爱情进化

*大概是井然视角?

*人物ooc!


“我希望能够遇到一个我爱的人,然后组建一个家庭,每天回家之后呢都能见到他,还有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有点傻?”


01


井先生对于家似乎没什么概念,父亲在很小时就离开了,剩下母亲与自己相依为命。即使有血缘关系的牵连,可裂开的玻璃,裂痕即使被小心翼翼对待,终有一天还是会破碎的。他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年纪轻轻就成了国际知名的设计师,光鲜亮丽是别人看来的,其实真正想要的东西无非就是亲情和爱情,仅此而已。


失去圣天使桥的项目之后,井然回国接受了爱与家的邀请。小户型的设计对他来说是有些陌生的,这样的设计与修复名迹不同,名迹需要的是尽可能复原,...

【澜巍】恋爱日记

*希望这次巍巍可以从小陪在老赵身边

*又名黑袍使的追夫之旅

*时间线混乱  人物ooc



01十岁


十几岁的赵云澜已经是个皮到上房揭瓦的小破孩子了。沈巍选择化作他的同学,天天陪在他的身边,既张扬却又小心翼翼。



六月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带着燥热的夏风穿过薄薄的日历,轻轻扬起一角。数字每天都在变化,层层叠叠。沈巍站在日历前发呆,悄悄跟在后面的赵云澜立刻拎着早饭,伸手勾住他的美人。



“小巍,你紧张吗?”



那时候的他嘻嘻哈哈,就连眼睛都闪着光,是少年的意气风发。沈巍侧过头注视着人,腼腆一笑。



“不紧张。”我本来就是...

【澜巍】他和他的小事(2)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鸭


03被淋湿的他


沈巍对于生日是不在意的,说到底他可能连生日都不记得。不知不觉中下起了小雨,沈巍想着不麻烦有些感冒的赵云澜,拿出新买的手机笨笨拙拙地打电话,赵云澜答应了。若是在平时他怎么也不会同意大美人自己冒雨回家,可今天他有别的计划。龙城大学那边先开始飘雨,赵云澜看着外面虽然阴沉但至少还没有开始,就急匆匆地骑着他的大摩托赶去蛋糕店。



大概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平时没什么人的店里,今天人满为患。他耐着性子等了许久才拿到蛋糕,可外面的雨已经不小了。出门急没有带雨伞,他想了想将外套脱下铺在装蛋糕的盒子上,小心翼翼地固定好后慢慢骑回家。他不敢骑快,那是要给小巍...

【澜巍】关于他和他的小事

*是个甜饼,记录几个画面

*每个序号之间没什么关系



01偏爱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这点就连小孩子都明白。就好像总是有些地星人不能理解黑袍使的贡献,但沈巍也从来不求别人的认可,他早就习惯了独自前行的日子。沈巍外出上课,赵云澜本想着在家里休息会儿,到了时间再去接媳妇儿回家。刚闭上眼睛沈面突然出现,为了不那么尴尬就随便扯个话题聊聊,没想到轻而易举套出了沈巍的过去。



沈面自顾自抱怨着哥哥傻,完全没注意点到哥夫越来越黑的脸。等沈面停下来想着喝点水喘口气,就听到赵云澜冷冷地憋出几个字,“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公平了,这么好的美人没人偏爱便罢,还让他背负这么多。”...



【总裁居x演员居】往后余生

*又名过年当然要开开心心的啦


*祝大家除夕快乐



01


总裁加紧赶晚最后一份文件,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正好转到了七点,他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今天可以完成对他家小朋友的承诺。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二年,小演员推掉了几个不太重要的行程,专门空出几天陪总裁过年,其实说是总裁陪着他更为适合。总裁以前一个人对于过年没有什么概念,现在跟小演员在一起的每个节日,他都会用心策划。



路上有点堵车,到家时将近八点了。总裁刚开门就看到自家小朋友已经换上白色的宽松毛衣,窝成一团坐在门边迷迷糊糊地撑着脑袋。“宝贝儿,怎么坐在这儿睡啊?快起来。”总裁将公文包放在鞋柜上,弯着腰把还没清...

【澜巍】往后余生

*体育生赵云澜x艺术生沈巍


*往后余生,目光所至,都是你。



沈巍有一本私人的素写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很厚就是边角已经有些破损卷起,可连赵云澜都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说不好奇当然是假的,每次问起沈巍也只是红着脸避开,他不好多问什么,说到底他们仅是好兄弟,只得在暗处和那本子吹胡子瞪眼睛地较气。



赵云澜在沈巍提出想去写生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这个室友是不是天天学美术把脑子学坏了,这么冷的天气去画画,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还不能动,自己都不一定熬得住更何况是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沈巍?拒绝的话刚刚到嘴边,就看到沈巍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己,满脸的期待。赵云澜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地挤出...

【林秦】被需要

*重度ooc

*是个刀 但也许会有甜甜的后续


下雨了。


夏日潮湿的空气卷着闷热从窗户的缝隙间慢慢溢了进来。一道闪电劈过,亮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同时也惊醒了本就睡不安稳的秦明。汗水附着头发耷拉下来,完全没有了白日里精明的模样。身上藏青色的睡袍已经被完全浸湿,秦明麻木地转头看向窗外,在闪电的照耀下忽明忽暗,勾勒着模糊的影子,更加渲染出一种朦胧的恐怖。



秦明疲惫地起身,打开书桌前的台灯。台灯照亮了桌面小小的一片,给冷清的屋子带上了一丝温暖。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看见自己上次划掉的句子,心里一阵细密的刺痛。



“每一段陌生感情的建立,都期望以温暖的结局收场,但是所有坚不可摧...

【巍生】光

*影帝沈巍x新人罗浮生

*娱乐圈AU

*有部分私设


01


沈巍第一次见到罗浮生是在新戏的片场,一向认真拍戏的他并没有花太多的功夫去了解那些日新月异的娱乐新闻,只是听说这次跟自己搭戏的是一个新人。新人不错,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往后也就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沈巍在心里想,再接着就看到了叫叫嚷嚷走近的罗浮生。罗浮生很久之前就知道沈巍,那个天天被媒体捧上天的最年轻影帝一直是自己经纪人的爱豆。最年轻的影帝?呵,既然大家都是演员,那他沈巍给自己找个老干部的人设岂不是小菜一碟。罗浮生心里有些不屑,但顾着金主的面子也不好多说。


02


对手戏排得很密集,罗浮生每天都有十个多小时和沈巍呆...

【澜巍】脱轨

*双杀手设定

不是卧底,真的只是杀手

*这个是完整版的

*又名我是杀手你还爱我吗?

*既然你也是杀手,那我们就并肩作战吧

00


你见过火车脱轨的样子吗?伴随着刺耳的尖鸣声,不甘的叫喊,瞬间天崩地裂,生灵涂炭。如果说人的一生是一条既定的轨道,那么赵云澜和沈巍在初见时,两列本该永远平行的火车,就开始朝着对方逼近。


01


Killing Camp在龙城成立有60余年,每年多多少都有些活动,被他们列上清单的人最后都逃不过一死,但每次警方以为自己找到他们的窝点时都只能面对着人去楼空的屋子黯然叹息。组织里名声最旺的前辈是昆仑和黑袍,为了确保相对的安全,除了固定的小组之外,成员间...

© 林安卿_|Powered by LOFTER